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約翰遜?龐麥郎——我們親眼目睹了精神分裂患者的發病過程

2021-04-02 00:00:01醫學界
核心提示:一個典型的精神分裂患者,就這樣被我們所有人目睹了發病的全過程,遺憾的是,我們沒能及早干預患者的病程。

摩擦,摩擦,在光滑的地上

大家對于龐明德這個名字可能并不熟悉,但是對于龐麥郎,或是“我的滑板鞋”這首歌總該有所耳聞。

“在光滑的地上摩擦,摩擦,一步一步,似魔鬼的步伐!逼鋵嵾@些歌詞單拎出來也沒什么特別之處。然而多了名家大咖的解讀。一切簡單的句子都變得意有所指。

歌詞書寫完成的那一刻,就變成了某種公共的東西。誰都可以賦予它自己所期待的價值和精神內核。

《南方周刊》評價我的滑板鞋時,硬是從滿是硬傷的歌曲中細細品味出了他的可取之處:“約瑟翰·龐麥郎在演唱《我的滑板鞋》時,雖然音準不行、節奏錯位,還有一些鄉土口音,但歌詞卻很樸實。約瑟翰·龐麥郎像是一巴掌打在華語樂壇的臉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掌印!

2014年,《我的滑板鞋》發行之后,極速走紅,街頭巷尾到處都是相似的旋律。神曲給龐麥郎帶來了大量的名聲與贊譽。漢中出身的小鎮少年,一下變成了風頭無二的國際化藝人。

然而,時至今日,當龐麥郎精神分裂確診的消息被互聯網傳遞給每一個人的時候。我們才發現,其實他的疾病早有征兆。但是面對他種種不合乎常理的行為,以及行為背后這個另類怪異的人。

人們寧愿把他視為爭名逐利而滿口謊話的謊言家,也不愿意考慮他可能只是一個被精神類疾病折磨而失去自我的小鎮青年。

小鎮青年,逃離小鎮

精神分裂這個疾病最明顯的陽性表現是幻覺與妄想;糜X是知覺的障礙。以幻聽、幻視、幻嗅為主要表現。而妄想,作為一種思維內容障礙,是腦海中不合理信念和想法的匯集。龐麥郎在采訪中有很多妄想癥狀的表露。

明明是出生于陜西漢中寧強縣的他,拒絕承認自己是陜西漢中人。他說自己生在臺灣,長在臺灣,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臺灣歌手。

但是他甚至不知道臺灣有哪些地方,臺北、臺南在哪里。當記者問他為什么他是個臺灣人卻又有北方的口音時,他連忙改口說自己是后來才去往臺灣的。

龐麥郎不僅對自己家鄉的地域認知不清,對家人和自我的認知也很離奇。

對長期居住在漢中,生養他的父母,他拒絕承認。面對鏡頭,龐麥郎淡然地說道:“誰說他們是我的父母,誰告訴你的!

公司里的所有人都知道他是84年出生的,但是面對外界采訪,龐麥郎非要說自己是95年的小鮮肉。然而這種“謊言”,太容易揭穿。只要看看他的長相和身份信息就能知道他真實的年齡。

其實在他的認知里,已經出現了另一個由無數妄想構成的世界。在那個世界里,他是獨一無二的大明星,生在臺灣,長在臺灣,優越感十足,是國際范兒的約翰遜·龐麥郎。

這個由他捏造出的約翰遜·龐麥郎年輕貌美、出身優越、女粉絲無數,有著無人匹敵的音樂才華,所到之處都是掌聲與鮮花。

這種癥狀可不就是夸大妄想的典型表現嗎?覺得自己獨一無二、能力超群。

除了夸大妄想,龐麥郎還存在被害妄想的癥狀。

事實上,龐麥郎之所以可以成功,在某種程度上來說算是資本運作的功勞——在《我的滑板鞋》單曲發行的時候,6個宣發在新浪微博上瘋狂買熱搜,經紀人花費上百萬對他進行全方位的包裝和推廣。

宣發過程充滿了燒錢的氣息,單曲錄制的過程中,也難倒了經濟公司的工作人員。

每一次錄歌,龐麥郎唱得都不一樣,調子也完全不同。音樂制作人只能在多個錄制小樣中尋找能用的片段,把他們拼湊成一首完整的歌曲。

歌曲最終走紅,但龐麥郎天真地認為這一切成果都是由他驚人的音樂才華帶來的。經紀公司應該把靠他賺來的錢都還給他。

對于帶他走紅、把他推向公眾視野的前經紀公司和前經紀人,他對他們的評價是:“只會利用我,都是騙子。每個人都要從我身上瓜分利益!

除了妄想的陽性癥狀表現,他的陰性癥狀也十分明顯。

精神分裂一共有5條陰性癥狀,包括:意志減退、快感缺乏、情感遲鈍、社交退縮、言語貧乏。龐麥郎表現最突出的是意志缺乏。在尚有商家愿意聯系他商演的時候,他已經開始不再認真打理自己的個人衛生。頭發板結、屋子凌亂,自理能力因為疾病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而在熱度消減,無人關注之后,龐麥郎回到了家鄉漢中。日復一日,他的生活能力越發退縮,甚至連基本的食欲也開始減弱。他變得越來越瘦,把自己關在屋子里,誰也不見,飯也不吃。

如果不是因為精神分裂發作,龐麥郎出現激越的暴力攻擊行為,動手打了他的父母,被警方強制送醫,或許他的病情依舊會被掩蓋。

在被警察帶走之前,龐麥郎留下的一句話是,“我會當總統,我要去當總統了!

一個典型的精神分裂患者,就這樣被我們所有人目睹了發病的全過程,遺憾的是,我們沒能及早干預患者的病程。

特別策劃
39熱文一周熱點
色色资源网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