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自然》子刊: ω-3 脂肪酸或有助于減少抑郁癥

2021-06-18 09:19:55梅斯醫學
核心提示:研究證實并擴展了關于EPA和DHA的抗抑郁、抗炎和神經保護能力的證據,并確定LOX衍生的5-HEPE和4-HDHA以及CYP450衍生的18-HEPE、20-HDHA、17(18)-EpETE和19(20)-EpDPA是ω-3 PUFAs效應的媒介,進一步證實這些代謝物在接受EPA或DHA治療抑郁癥患者血漿中增加(同時抑郁癥狀得到改善)。

6月16日,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 (NIHR) 莫茲利生物醫學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員發表在nature子刊上的研究,評估了高劑量 EPA 和 DHA 對實驗室培養的神經元和抑郁癥患者的影響,以幫助闡明這些物質是如何減少炎癥和預防抑郁的?茖W家們或許能夠確定一種重要的分子機制,幫助抑郁癥患者開發 ω-3 脂肪酸的潛在新療法。

該研究評估了 22 名重度抑郁癥患者,他們每天服用 3 克 EPA 或 1.4 克 DHA,持續 12 周。在 ω-3 PUFAs 治療前后,他們在患者的血液中測量了 EPA 和 DHA 的脂質代謝物,并進行抑郁癥狀評分。

在兩組患者中,EPA 或 DHA 治療組都與其代謝物的增加和抑郁癥狀的顯著改善相關,EPA 和 DHA 組的抑郁癥狀評分平均分別降低了 64% 和 71%。此外,在體外實驗中鑒定出相同代謝物水平較高與抑郁癥狀水平較低相關。

實驗室的臨床研究表明,富含n-3多不飽和脂肪酸(ω-3 PUFAs)的飲食,如EPA和DHA,具有抗炎和抗抑郁的作用,深海魚能夠提練出EPA及DHA。此外,研究人員已經證明了IL1β(白細胞介素-1β)、IL6和干擾素-α(IFN-α)能夠通過激活下游炎癥信號通路、信號轉導與轉錄激活因子 1(STAT1)和核因子激活的B細胞的κ-輕鏈增強(NF-kB),從而導致細胞增殖、神經形成減少、細胞凋亡增多。

在免疫失調的重度抑郁癥患者中,不飽和脂肪酸(PUFAs)保護神經元免受炎癥傷害。炎癥反應之所以能夠被激活,是因為白細胞介素-1β和IL6在腦脊液中分泌增加,這些炎癥細胞因子導致了抑郁癥狀。以前的研究也證明過,通過EPA和DHA可以阻止IL1β細胞因子引起的神經形成減少。

多不飽和脂肪酸被環氧化酶(COX)、脂肪氧化酶(LOX)和細胞色素P450(CYP450)酶代謝成一系列脂質介質,表現出強大的免疫調節活性(見圖a)。在神經元細胞中,EPA和DHA被代謝為LOX、CYP450羥化酶和COX脂質介質,這些脂質介質能阻止神經形成減少、神經元凋亡增多。在接受EPA或DHA治療的抑郁癥患者的血漿中,這些脂質代謝物會增加,它們支持多不飽和脂肪酸的抗抑郁、抗炎和神經保護作用。

具體來說,EPA在IL1β和IFN-α炎癥細胞因子存在的情況下,阻止神經形成的減少(Map2+細胞),而DHA在三種炎癥細胞因子存在的情況下都對神經起作用。此外,EPA阻止了IL1β和IL6引起的細胞凋亡的增多(CC3+細胞),而DHA在IL1β和IFN-α存在的情況下對細胞凋亡起作用。

EPA作為一種抗炎劑,能夠抑制與先天免疫反應有關的機制,從而發揮其抗細胞凋亡的特性。DHA具有更多的神經保護作用,用DHA療法可以阻止由IL1β炎癥細胞因子引起的神經形成減少。

EPA和DHA的功能存儲在細胞膜上,換句話說,ω-3 PUFAs通常儲存在細胞膜中,是膜復合體的基本結構成分。在炎癥或應激刺激的情況下,ω-3 PUFAs可以改變表面受體的表達,調節膜基細胞反應。LOX、CYP450羥化酶和環氧酶脂質介質是EPA或DHA存在的情況下,通過IL1β、IL6或IFN-α炎癥細胞因子刺激下產生的,但在單獨使用EPA或DHA預處理過程中不產生。

總之,研究證實并擴展了關于EPA和DHA的抗抑郁、抗炎和神經保護能力的證據,并確定LOX衍生的5-HEPE和4-HDHA以及CYP450衍生的18-HEPE、20-HDHA、17(18)-EpETE和19(20)-EpDPA是ω-3 PUFAs效應的媒介,進一步證實這些代謝物在接受EPA或DHA治療抑郁癥患者血漿中增加(同時抑郁癥狀得到改善)。

本研究中使用的EPA和DHA水平很可能是飲食消耗的魚類(ω-3 PUFA的豐富來源)無法達到的濃度,需要治療性補充劑補充。

原文出處: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380-021-01160-8

特別策劃
39熱文一周熱點
色色资源网三级